首页 >>  财经  >> 从官方到民间日韩贸易摩擦持续升级,韩国人出国游不再青睐日本

财经

从官方到民间日韩贸易摩擦持续升级,韩国人出国游不再青睐日本
2019-10-22 19:10:47
[摘要] 日韩贸易摩擦发展至今,影响的已经不仅只是两国的芯片产业。与此同时,日韩贸易摩擦已改变了韩国民众的消费习惯。与此同时,16日韩国提告日本的通告已经在世贸组织内正式分发。这也是韩国方面在此前宣布与日本解除

自日韩贸易摩擦发展以来,它不仅影响了两国的芯片产业。

韩国中秋节假期后16日,韩国工商部正式宣布,韩国将在本周内完成将日本从贸易便利化“白名单”中移除的所有程序,并通过韩国政府发布的官方报纸予以公布。该政策将在发布后第二天正式实施。

根据韩国的相关规定,如果一个国家的贸易待遇从“包容性”名单中删除,则需要经过征求意见、违规审查和法律部门审查阶段。韩国工商部门的一名官员在接受《第一财经新闻》采访时表示:“考虑到日本在韩国中秋节期间没有假期,韩国原本希望给日本一个缓冲期,等待日本改变立场,但目前日本无意解决这一矛盾。”

与此同时,日韩之间的贸易摩擦改变了韩国人的消费习惯。韩国旅行社行业协会近日发布的《2019年中秋节旅游报告》显示,除日本外,韩国所有主要地区选择出国度假的人数都在迅速上升。与此同时,韩国海关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8月份韩国从日本进口的消费品比去年同期下降了近40%。

韩国大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李郭喜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韩日关系一直处于起伏不定的状态,甚至双方之间的许多协议也只能通过默契来执行。因此,官方关系水平仍在正常范围内。然而,民间关系空前冷淡将对两国关系的未来恢复产生巨大影响,从而使企业脱离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趋势,不利于两国经济发展和人民之间的关系。

日本被韩国单独分类

韩国目前实施的战略物资进出口国家名单中的一个类别是“A”或“白名单”,允许放宽战略物资出口的审批程序。韩国将采取的措施是设立两个新类别,“A -1”和“a2”。前者涵盖除日本以外的28个国家和地区,如美国和联合王国,而后者仅针对日本,在向“a2”国家和地区出口战略物资时,原则上需要根据非“白名单”国家和地区的出口程序予以批准。

与此同时,韩国16日对日本的声明已在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内正式发布。韩国认为,日本“修订后的出口许可政策和程序”的实施包含政治动机,是一种变相的贸易限制,不符合世贸组织的义务。这也是韩国早些时候宣布解除与日本军事情报协议后的第二轮反制措施。

根据韩国贸易协会(Korean Trade Association)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目前韩国只有90多家企业向日本出口“战略物资,其中绝大多数是中小企业。协会法律顾问、国际贸易法专业律师宋继豪(Song Jihao)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与消除白名单所能获得的经济效果相比,类似的报复措施将导致韩国在世贸组织申请过程中产生负面影响,并加深贸易制裁给中小企业带来的经营压力。

据韩国海关数据显示,2019年8月韩国从日本进口的高纯氟化氢进口量为0,原料来源转移至东亚其他国家和地区。

韩国lg显示器宣布,将在本月内用天然氟化氢取代日本的氟化氢。Sk通过其子公司宣布,将开始自主研发高纯度氟化氢。韩国当地材料公司soulbrain表示,在获得三星电子的质量认证后,将扩大第二家工厂的生产线,生产高纯度氟化氢。

韩国总统文在寅16日在会议上表示:“目前,针对日本的对策和材料本地化已经开始显现成效。”他还指示有关部门继续努力支持技术和材料的本地化,共同渡过难关。

为此,韩国工业和贸易部也在同一天宣布,除了此前宣布在7年内投资7.8万亿韩元为国内研发和受害企业提供融资支持之外,还将提供2.5万亿韩元。该部还承诺,即使日本被排除在“白名单”之外,正常消费需求的出口产品也将照常提供通关便利。此外,据宣布,2020年预算将增加1.73万亿韩元的出口支助基金预算,比2019年同类预算增加近2000亿韩元。

韩国半导体和液晶技术协会主席朴在钦(Park Jae-chin)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完全取代日本材料和产品是不现实的,尤其是由于芯片行业全球产业链的形成,对于本地化程度最高的产品来说,很难完全避免使用日本产品,这也是韩国在引领芯片成品制造之后在行业中拥有话语权的根本立足点。

贸易摩擦改变了韩国人的消费习惯

与政策和工业生产相比,贸易摩擦也改变了韩国人的假日消费习惯。

17日,韩国旅行社行业协会发布的《2019年中秋节旅游报告》显示,韩国中秋节假期选择出国旅游的人数继续呈现稳步上升趋势,除日本外,所有主要地区都呈现快速上升趋势。

2018年中秋节期间,韩国赴日游客中有近40%前往日本主要城市,大阪、福冈和东京分别占同期机票总预订量的30%,而今年这三个城市的机票预订量分别下降了62%、66%和71%。

与此同时,韩国赴美国河内、越南、曼谷、泰国和关岛的游客激增,一些景点的机票预订量同比增长近500%。韩国新罗、韩国中国等著名地方酒店和度假村连锁店同期预订量也同比增长20%~80%。

韩国梅菲尔德连锁酒店负责人曹朱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韩国人自发抵制日本旅游,韩国许多连锁酒店已经迎来了一波游客潮。此前,韩国釜山、首尔、济州等地的几家知名本土连锁酒店经历了破产。根据行业统计,仅在2017-2018年,韩国就有13家高端酒店关闭。

除了抵制日本旅游业,在韩国经营的日本品牌也成为韩国消费者抵制的目标。根据韩国海关总署发布的最新出口数据,韩国8月份从日本进口的消费品同比下降近40%,日本出口到韩国的最大消费品之一啤酒产品的出口大幅下降99.8%。抵制日本商品的网站如“不,不,日本”受到韩国人的欢迎。日本品牌优衣库已宣布将从韩国的三家门店撤出,并将对所有5400名员工实行轮换制。

此外,据韩国媒体报道,日产汽车公司正考虑停止在韩国销售汽车,并由于国内消费者的抵制和表现逐渐退出韩国市场。自2004年进入韩国以来,该公司的汽车销量一度超过大众,但仍难以逃脱韩国消费者的抵制。根据韩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日产2019年上半年在韩国的销量同比下降25.4%,而日产8月份在韩国的销量仅为58辆,同比下降88%。

第一位财经记者联系了日产和韩国,称该公司“没有回应”上述信息,但承认两家韩国商店已经关闭,一些销售人员已经开始休息。与此同时,他以“个人名义”表示,他对自己未来的工作能否保住感到不安。

根据韩国和日本媒体联合进行的最新民意调查,66%的日本受访者和78%的韩国受访者认为本国政府对其他国家实施“白名单”政策是合理的。其中,61%的日本人和73%的韩国人认为“没有必要忽视对方的不合理要求”。

热点

推荐

最新

精选

© Copyright 2018-2019 b96jams.com 四屏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