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  >> 坚守爱和信仰的悲壮史诗——读贝拉长篇小说《幸存者之歌》

综合

坚守爱和信仰的悲壮史诗——读贝拉长篇小说《幸存者之歌》
2019-10-22 04:47:13
[摘要] “胡椒藤喜欢温暖、潮湿、多雨的热带地区,全世界只有赤道附近的一条狭窄地带符合要求”,所以历史上产量极其有限。1498年5月20日,葡萄牙探险家瓦斯科·达伽马抵达印度的科泽科德,第一次从东方带回了胡椒,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贝拉的《幸存者之歌》

七年前,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式上,好莱坞顶级制片人、八次奥斯卡奖得主迈克·梅德弗(Mike Medver)登上舞台接受杰出成就奖。他说他非常感激上海,因为这个城市拯救了他们的家庭...

女作家贝拉和迈克走在红地毯上。当时,迈克受工作室邀请,根据贝拉的二战犹太题材小说《诅咒钢琴》制作了一部电影。

迈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出生在上海。他的父亲大卫和母亲朵拉坠入爱河,并在上海结婚。像成千上万的犹太难民一样,迈克被上海庇护,度过了一生中最悲惨的岁月。迈克的父亲大卫娶了朵拉,并在上海生下了迈克。

贝拉被迈克描述的她父母的爱情经历和她父亲在上海早期电话公司的职业感动了。在史料中,贝拉惊喜地发现大卫的简历、照片和其他第一手资料。她的故事开始得很慢:二战期间犹太电信工人对上海的梦想。上海在近代史上是中国最早的开放城市,甚至在亚洲和东方。它是中国工业文明和外国文化的起点和“窗口”。上海不仅是中国的上海,也是世界的上海。一百多年来,上海以开放和包容的态度吸收、容纳和引进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和文化、资金和人才。

要讲一个关于中国的好故事,必须讲一个关于上海的故事。讲一个关于上海的好故事最重要的是能够从众多复杂的人物和时代背景中提取出具有审美价值的故事和人物的灵魂。因此,作家必须有信仰。信仰是普通人的宗教和感情。对作家来说,它是爱与恨的视角,是心灵美丑的切肉刀,是分析和梳理故事情节的动力。这些正是贝拉擅长的,所以这首“幸存者之歌”诞生了。

《幸存者之歌》中的主要结构人物是迈克的父母、年轻的俄罗斯犹太人、年轻的大卫和朵拉。他们因战争流亡上海,因签证原因留在上海。他们与来自波兰和其他国家的3万多名欧洲犹太难民一起生活在被日本侵略者蹂躏的上海。尽管生活艰难,苦难深重,大卫和朵拉并没有失去他们的尊严和信仰。大卫从鞋匠逐渐成为一家电话公司的线路维护工人。为了爱朵拉,给朵拉一个像样的家,大卫努力创新,在英法租界开发了一个公用付费电话亭,为中国难民服务。到上海解放前夕,大卫已经成长为电话公司的总经理。

大卫不断增长的经历生动地说明了犹太人的乐观、思想开放、无止境的生存意志以及依靠信仰力量在苦难和绝望中坚持不懈。同时,小说还生动地描绘了犹太人的另一面:朵拉的父亲艾萨克(Isaac),一个善于算计的犹太人,愿意为家人和孩子付出一切。他把女儿朵拉视为一个讨价还价的筹码,一种可以转换多少面包和住房面积的商品。最后,是爱和时代改变了朵拉的父亲艾萨克。

在小说中,还有一个名叫沃尔夫的角色,他曾经是奥地利的流行男高音。他在上海开了一家名为“香肠男高音”的咖啡馆。在上海犹太难民的历史上,确实有一位男高音在霍山路开了一家名为“香肠男高音”的咖啡馆,出售慕尼黑香肠和啤酒等特殊产品。沃尔夫是贝拉小说中一个开放的犹太法典。犹太法典是犹太智慧和做事圣经的结晶。他是朵拉的教父,大卫的精神导师,犹太社区苦难中的灯塔。沃尔夫的存在使《幸存者之歌》在信仰维度上站稳脚跟。它也给书中的人物一种宿命感,在对人性的描写和故事的氛围中,它照耀着灵魂。这在某种程度上拯救了这部小说,使它成为一部悲壮的史诗,在面对死亡和苦难时仍然坚持爱和信仰。

围绕着大卫和朵拉的故事线,《幸存者之歌》引领着另一群上海老派最时尚的人物——用中文和英文接电话的时尚女士姚慧君。它们代表了那个时代最时尚的上海和殖民文化。他们活跃在上海外滩俱乐部和高级酒店。他们优雅傲慢,追求高品质的生活,是老上海第一批接受西式高等教育的贵族子弟。他们抽烟跳舞,他们的形象经常印在日历、海报和日历卡片上……但他们的光彩只是他们的表面,他们的心是孤独和冷漠的,因为他们拒绝屈从于世俗和庸俗,只能默默地看着他们一生的爱和追求。他们身上发生的事与上海工商界和外国淘金者的喜好相符。然而,这些角色都不是面部化妆,而且都栩栩如生,令人叹息。

最复杂的人物之一是姚慧君的前夫卢天河。卢天河是一位深爱朵拉的美籍华裔商人。然而,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不得不与有日本傀儡政权背景的姚慧君家族结婚,以防止其家族财产被日本占领当局没收。这种婚姻对男人和女人、人类和家庭都极具破坏性。从古至今,他们的故事可以演绎出绝对的悲伤和意外。贝拉的小说中,这群人物的命运写得惊心动魄。

故事《幸存者之歌》的核心和背景源自真正的上海早期电信公司,总部位于美国的上海电话公司。该公司在上海经历了三个阶段:抗战前、抗战中和抗战后。犹太青年大卫的成长经历与此相关,女主人公姚慧君的爱情也与此相关。该公司还与抗战时期国民政府的情报战有关。因此,美国商业电话公司成为这部小说的舞台。通过贝拉的发掘,这部小说再现了为抗日战争传递信息的特工、保护上海电信设施的前辈以及从海外归来的工程技术专家,赞扬了他们在国家面临危险的关键时刻为国家做出的贡献。这些行为不是简单的叙述,而是紧张而充满故事张力的。他们的出生、死亡、智慧和勇敢,以及他们的痛苦和悲伤也构成了这部小说感人的情节。可以说,《幸存者之歌》客观地展示了上海现代工业文明和现代通信产业的发展。它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上海电信业前辈和利用科学技术为国家服务的工程技术专家的一种敬意。这是对上海的赞颂,上海是贝拉心中伟大的家乡。

据悉,当《幸存者之歌》中文版出版时,英文版的翻译也在进行中,将由著名汉学家兼《魔钢琴》译者葛浩文撰写。英雄大卫的儿子和好莱坞制片人迈克·梅德弗也希望在有生之年把他父母的上海故事搬上银幕。《幸存者之歌》已经成为向世界推广中国故事,尤其是上海故事的绝佳模式。

热点

推荐

最新

精选

© Copyright 2018-2019 b96jams.com 四屏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